深圳虐童——被虐儿童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络网事

贾也:救救孩子,被虐儿童最易患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——深圳虐童事件启示

深圳虐童——被虐儿童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

 

导语:又见虐童事件

 

    昨天,一段深圳父母涉嫌虐童的视频在网上流传。视频显示,今年10月,一女孩在家中写作业和吃饭过程中被家长连续殴打:孩子母亲用拖把、塑料椅子殴打孩子背部,掌掴、揪住孩子头发把孩子甩到地上,揉了孩子的作业,扔掉孩子的笔;孩子父亲也对女孩进行殴打,甚至弟弟都在饭桌上打姐姐。在这个过程中,小女孩没有任何反抗,默默捡起作业,自己站起来,扎好头发,重新坐回椅子,不哭不躲,让人十分心疼。

“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望着你”,你生活深渊之中,就很难摆脱这个深渊的。被虐儿童最易患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,最终很有可能将家暴的父母内化于心,成为虐待孩子的父母!

在中国,儿童受虐现象,尤其是女童受虐待,屡禁不止。

视频中的父母像发狂的恶魔,对幼小的女孩拳打脚踢、面目狰狞。中国有句古话叫“虎毒不食子”,可为什么家长虐童事件屡屡发生?

种种迹象表明,视频中这对父母根本不是在教育孩子的,而只是拿这个女孩当作“出气筒”了,属于日常性的习惯性发泄了——很可能平时在工作中遇到不开心了,回来唯一的发泄途径就是打这个女孩。当然,打死打残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不打也是不可能的,这已经是这个家庭习以为常的事了。

更为可怕的是,小男孩也已经参与了“霸凌”,他年纪小不懂事,算不上助纣为虐,但被泼妇家长耳濡目染,势必产对女生的不尊重甚至欺凌。

还是回到这个小女孩身上。视频给人最大的震撼,不是这个女人怎么虐打这个小女孩,而是小女孩的举动,让人感到莫名的悲哀。笔者身为父亲——同样有女儿的人——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真心心疼这个女孩!

一般的小女孩儿被打被骂,会本能地叫喊和反抗的,会表达自己的不满。而在这个视频中,虽然父母每一次下手都很重,甚至可以说是无比残忍,简直是没轻没重了,但是小女孩却表现得极其克制甚至是麻木了,不躲不哭不反抗,被打完后只是马上站起来然后坐下,哪怕是头发被扯得发散了,还是默默爬起来扎好坐好。

这一切都在说明,她已经非常清楚:所谓的叫喊和反抗等行为,已然毫无任何意义,只会让她招致更狠的毒打——如果想让自己少挨点儿打,也就只能像这样表现逆来顺受了。

可以说,她感觉前路迷茫,没人能依靠,没有能保护,哀莫大于心死,这显示出小女孩可能已经有了严重的心理疾病,急需医治和心理帮助!

众所周知,生理创伤可以用时间来痊愈,但心理创伤相比于生理创伤,更令人担忧的。

因为这样的毒打谩骂,早就认为自己被打骂是应该的,从而去合理化打骂,让她开始困惑——将来很可能会认同这种暴力的,甚至用暴力控制他人的。

我们中国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:“多年媳妇熬成婆”。讲的就是受虐的位置走向施虐的过程。

家暴确实是会代代相传的。

在孩子的人生体验里,尽管处于受虐的自己很弱小、很痛苦,但施虐的父母、长辈却看起来非常强大、很有力量,过得很愉快。所以,他要逃避这种被虐待的痛苦,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尽快走到对立的位置——如果那变成父母那样的人,那我就可以像他们一样的强大,就不会遭受痛苦了——也就是说,他(她)确立起来的人生目标,就是成为他(她)父母一样的人!

更何况,大多数施虐的父母不会承认自己的行为是虐待,认为是理所当然。他们会说,你是我生的,打你是天经地义的,“棍棒底下出孝儿”,“不打不成器”,这很“正常”、“合理”、“普通”的事情,你之所以感到痛苦,是因为你不够好,又或者你不够坚强,甚至是因为你就是个坏小孩。

也就是说,在这种充满暴力的家庭语境之下,小孩子只会被迫接受被虐待的现实,甚至觉得这样才是父母就应该做的,将来自己为人父母也应该如此的。

形成这个逻辑怪圈,正是来源家暴父母的言传身教!

尼采有句非常著名的名言:“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望着你”,你生活深渊之中,就很难摆脱这个深渊的。

在这种环境之下,处于心理阴影的孩子们会怎么想?他们会选择使用各种方式遮掩或者无视受到虐待的痛苦,包括合理化、认同、否认、压抑、分裂等等心理防御机制。因为一旦成功,孩子的世界将会是完美的,从受虐者到施暴者,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诱惑,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成长必然的经历。而无视内心的痛苦意味着获得进入施虐者世界的门票,进入他们认为“乐园”。

是啊,家庭内部的虐待的关系,其实是极其复杂的。毕竟在这些虐待关系中,还存在着父母子女的关系,而这个家庭关系——再怎么说,也比完全没有关系更好的。你虐待我,起码我对你而言还是有意义的,呆在这个畸形的关系,起码尚有关系可言,倘若离开,大概就要陷入无尽的孤独之中了。

所以,处于家暴之中的孩子,都会滋生出浓重的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的特性。这样的孩子其实是在努力适应如何处在虐待关系中,他们早已轻车熟路,成为这个关系中“行家里手”:我知道怎么去安抚和取悦施虐者,我知道怎样去忍受毒打的疼痛,我知道怎么避免受到更恶劣的虐待……所有的一切,对于孩子而言都是已知的,只要等父母发泄完就是雨过天晴了。久而久之,我也会知道怎么样去成为一名施虐者。也就是说,孩子在成长过程中,生命的前几年主要就是与父母相处,不可避免地会内化父母的,也就是将父母的物质吸收进自己的内心。

这个内化过程,不仅仅是父母的形象,还有父母与自己的关系,父母之间的关系,如果有兄弟妹妹,就会更加复杂的。

内化的过程就是认同的过程。相反建立起平等友善的关系,这就比较陌生了,在平等交流的世界里,受虐者的状态就像步履蹒跚的婴儿般行进困难,自卑和恐惧心情随之而来,而将人际关系设定为“受虐”或“施虐”的双方关系,才是他的认为人际关系的习惯思维。有的时候,受虐方会疯狂地想要“复仇”。而复仇的方式,往往就是让对方去到当年自己呆过的位置,复仇的方式也自然是当受到虐待的方式一般。

在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人是不配做父母的,也真的有人,甚至不配做人的。

打孩子根本不是教育孩子。家暴从来都是一个人无能和自私的表现,事实上打孩子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,只会说明你根本不会讲道理,不懂得如何通过以身作则拿正确的方式来引导孩子、来说服孩子,所以你只能打了,用你暂时的体力的优势,去征服孩子,获得他(她)暂时的屈服。

因此,认为一定要打才能让孩子听话的家长,说穿了俩字——“无能”!根本不具备为人父母的能力;再加俩字——“无知”!无知就会滋生罪恶;还有俩字——“无畏”!无畏就会践踏法律;最后还有俩字——“变态”,拿孩子当作发泄的工具,就属于严重的心理变态了!

结 语

最后还是实在一点,呼吁能出台反家暴法吧,救救孩子,包括那个男孩!